手機號碼,快捷登錄

網賺論壇

快捷導航
查看: 18360|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創業資訊] 互聯網公司有哪些“逼死人”的制度?

[復制鏈接]
1#
跳轉到指定樓層
發表于 2019-11-24 10:23:02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9月19日,38歲的Facebook員工Qin Chen選擇用自殺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一周以后,接近400名華人聚集在Facebook位于Menlo Parkde的總部門口,自發舉行了一場悼念活動。

有媒體報道,Qin在自殺之前,被公司加入PIP(即performance improvement plan,中文為績效提升計劃),而進入PIP組的雇員在一段時間內如果不能達到標準,就會被炒掉。因此,不少人認為,工作壓力、與上級的緊張關系、欺壓等職場常態很可能是壓倒Qin心理防線的最后一根稻草。

Qin所遭受的壓力,也是硅谷乃至互聯網行業很多人普遍遭遇著的壓力。

發展速度快、競爭壓力大的互聯網行業,在表面的光鮮背后,是從業者超乎常人的努力和付出。而處在互聯網公司的員工,很多時候并沒有多少選擇權。嚴苛的公司制度、高壓的績效考核、緊張的工作環境,以及歧視、排擠、冷暴力……在這些明規則和潛規則面前,互聯網人的倒下可能只需要一瞬間。

本期小酒館,編者采訪了7位互聯網行業從業者,與他們聊了聊自己眼中的公司制度與企業文化。

他們之中,有人忍受著月報周報日報統統都要寫的折磨,有人因為害怕績效被打C、為部門背鍋而小心翼翼,有人因為領導不合理的要求感覺“自己每天都在生產垃圾”,有人周六加班成為常態,有人被績效考核里的企業文化部分折磨得“生不如死”。

大多數受訪者都不滿的一點是,考核制度很多時候只是一個幌子,員工能不能得高分全看領導心情。幾乎每個人都想過離職,離開的人有的發現換個公司問題解決了,有的明白了人不能改變環境、只能改變自己,沒離開的人還掙扎在制度和自我之間。

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容易的工作。這7個故事里,也許你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月報周報日報統統都要寫,閱讀量達不到目標不能下班
(沈迅 | KOL工作室設計師)

我是一名設計師,在一家KOL工作室工作。在我的設計師小伙伴圈子里,我是目前唯一一個不光要寫周報、月報,甚至每天還要抽時間來寫日報的人。寫日報是門學問,既不能說自己什么也沒干,也不能說自己什么都干了,還不能太優秀,不然就沒有“進步感”。

這都不算什么,最奇葩的是,老板讓我們自己給自己定考核制度。沒有考核,意味著萬事皆考核。

比如,微信公號文章必須全員轉發,當天必須達到多少閱讀量大家才能下班,否則就集體在公司工位坐著,重復轉群的動作,還要截圖發到群里,毫無隱私和自由可言。再比如,團隊信奉“一個都不能少”政策,別人加班要陪著加班,領導吃飯要陪著一起吃飯,不準請假,否則會被認為不合群。

我個人是特別不認同強行加班文化的,在我眼里,除了有緊急任務,沒能力的人才會加班,這樣的人還招他干嘛? 但如果有緊急任務,再晚我也不會應付了事。



為了訓練設計師,我的領導經常會給一些工作之外的“練習”:只規定出圖的時間,沒有主題、沒有素材,讓我們freestyle,說實話我覺得這純粹是在浪費時間。我們私下自己也會練習,這是設計師的基本素養,但公司的做法和練習根本搭不上邊,甚至還會耽誤我的正常工作流程,得不償失。

我和同事不止一次和領導溝通過這個問題,但是沒有效果,讓我們找自己原因,是不是效率太低、是不是害怕挑戰?領導有時候就像我的甲方一樣,甩一張圖過來,說我就要這樣的風格,結果我做什么他都會挑一點錯,但不說實際的需求,往往到最后又會啟用最初的第一版。

一開始我壓力真的非常大,后來我和一位前輩經常聊天,她有句話點醒了我,她說既然公司沒有開除你,說明這就不是能力的問題。大方向不是個人能改變的,向好的同事學習經驗,經歷過這場仗,人會變得更職業。

后來我咬牙堅持不離職,沒想到公司那幾個原本抱團的高管自己鬧掰了,不歡而散。公司不能繼續朝前走,我也辭職,換到了自己喜歡的單位,才發現原來不是每家單位都有這么奇葩的制度。

那段經歷讓我明白,一家公司既然有如此不合理的制度,那一定存在巨大的隱患。業績的考核其實也是公司發展的晴雨表,公司都沒業績,個人怎么能有很好的業績呢?如果我將來自己創業,給員工的業績考核,我自己肯定會首先完成。

必須有個人要得C,業績最差還會為部門KPI背鍋
(李慶 | 美團前員工)

我們每季度的績效目標都是自己寫,寫好以后交給領導,但是考評的時候,不按績效目標來。領導具體按照什么標準評級,我們不清楚。我認為,和他的個人判斷和喜好有很大關系。有時,完成目標的同事也會被打C。而且我們部門有個潛規則,人員超過一定數量,就必須得有一個C,即便大家都能按照既定的目標完成任務,也還是有人會被評為C。

被評級為C的員工,年終獎少不說,也不能參加晉升。我有過一段極其不愉快的經歷,我自己曾經單獨負責過一個項目,進展不錯,也不缺人,結果領導在項目快要結束的時候,硬塞進來一個人,名義上是給我多個人幫忙。這個人和領導有千絲萬縷的聯系,過來以后和我一個職級。因為我被打了C不能參加晉級,所以她就拿著我的成績去晉升了,第二年名正言順變成了我的領導。

后來我和領導溝通,不僅沒效果,還被罵哭了。領導說我矯情,擺不正自己的位置。在大廠,這都算小事。為了完成KPI,加班熬夜都是常事,女孩子壓力大到月經不調也是常事。但是沒辦法,完不成KPI,年終考核的成績就會很差,最重要的是,要防止成為績效最差的那個,否則還有可能為部門的KPI背鍋。



領導的壓力更大,有時候難免會有“情緒冷暴力”。比如你在匯報工作時,他可能對你愛答不理,遇到心情不好,連預算都有可能不批,甚至可能減少項目人手,你一人要同時兼顧多人的工作。而且還不敢請假,TB(團建活動)時也不行。我們部門的TB經常在節假日或者周末,請假就會被認為不配合,還要表現出玩得很開心的樣子。你稍微表情不對,領導就會過來詢問,不開心就會被當成不合群。我還因此被排擠過,有次某個同事結婚請酒,大家沒有喊我。

之前無數次想離職,但每每想到自己努力的項目沒有達到最終結果,就有點不甘心。后來有次述職的時候,被老板罵哭,我因為這事辭職了,已經沒辦法再消化負能量了。之前去醫院診斷出了重度抑郁,吃了半年藥才痊愈。

在互聯網公司的起步和發展期,高壓其實很正常,但保證公平公正,讓每個具有不同能力和不同性格的人看到努力的價值也很重要。最討厭那種想讓你干活,覺得你有價值,但是又排擠你,甚至情緒冷暴力的人,這種氛圍一度讓我很奔潰。

重視數量而非質量,讓員工感覺自己在生產垃圾
(海清 | 某互聯網公司員工)

我們公司每個人的考核制度和制定標準都有所不同,做PR(公共關系)的就是看稿件撰寫量、曝光量、閱讀量、管理項目數量等可量化的指標,做新媒體的就是看追熱點的數量,比如說每天3條。公司追求稿件撰寫量,而不是內容質量,這讓我感覺自己每天都在生產垃圾,還要7*24小時待命。

除了日常工作,公司活動基本都要強制參與。另外,還會圍繞公司的Slogan給每個員工逐條打分。

最讓我奔潰的一次是,某一年春節,除夕和大年初一都在跟一個項目,而且是我第一次帶項目,組內的人不怎么服從,派出去的活,人家直接丟過來一句“大年初一你不休息的嗎?”我內心想:我也想休息啊!然后,自己默默完成所有的工作。



公司很多事情都沒有標準,就是領導動動嘴、下面跑斷腿,官僚作風嚴重,底層員工不堪重負。

KPI完不成的話沒有年終獎,表現不合格就要看老板的臉色,說不定哪天就被勸退了,變相裁員,還沒有賠償。

我們和上級有溝通過這些制度的不合理之處,但上級就是老板的傳話筒,溝通的結果永遠都是自身的問題。底層員工會被反問——你們的價值在哪?但是底層員工更看不到領導層的價值。

我自己可能目前層級還太低,沒有太多勾心斗角的狗血故事,互聯網公司同事關系都還算和諧,只是跟領導關系惡劣。底層員工會抱團取暖,領導團隊會拉幫結派。

我也想過辭職,倒不是因為不能接受公司的考核制度,而是因為不能接受組內的領導和氛圍吧,覺得很多事情是為了做而做,卻沒有人想把事情做好,溝通無用,交流無果,慢慢的就變成了聽話的機器,對自己的成長毫無幫助。但是我害怕改變,害怕新的環境還不如現在,害怕面對未知,有時候不知道是這個領導這個工作的問題,還是所有的工作都是這樣,所以一直拖著沒有行動。

互聯網的高度競爭環境決定了高壓的工作節奏,如果我是老板,我也會嚴格考核員工。這就像,你開個餐館,也會要求服務員服務態度好。所以,我們無法改變環境,能改變的只有自己。負能量這種東西,隨著時間和貧窮的壓力,慢慢就會散去了。

周六加班成為“潛規則”,績效得分全看領導心情
(陳霞 | 某教育公司員工)

我在一家創業公司,算是比較早期的員工。我剛來公司的時候,公司并沒有什么硬性的考核制度,唯一的“潛規則”就是,每周六需要來公司加班。

老板很嚴肅,平時沒事就往公司跑,特別像高中的年級主任。老板并沒有強制要求大家加班,但所有人都很自覺,周六都會來公司,因為老板會在工作群里繼續分配工作任務,并且@你。每周六老板都會在公司進行一個不太正式的工作總結,給大家講講規劃、畫畫餅,然后大家一起聚餐。所以如果你不來公司,那就相當于是不配合工作,人力就會找你談話。

后來公司人慢慢多了,就有了一些正規的考核制度。每個月,部門領導都會給員工打分,老板給各部門領導打分。打分有各種評價指標,比如工作態度、工作量完成情況、領導評價等等。滿分100分,最高能打120分,但最低可以打零分。



我好像從來沒聽說哪個員工拿到過120分,基本都是80分左右,極個別的能拿個100分。所以,這項考核制度最后演變成,以打分的形式給員工扣工資。因為很少打滿分,所以只要你任何一項指標不是滿分,你就不能拿到全額工資。所以大家在考核的時候,討論的不是你績效完成了多少,而是你被扣了多少錢。

我不在銷售部門,所以績效很難量化,那么考核的時候,就有很大的主觀性。尤其像企業文化、價值觀、忠誠度、工作態度這類指標,根本就無法量化。但老板很重視這部分,并且給了很高的權重。所以相當于是,老板通過主觀性的打分,來控制每個人的績效完成度,從而決定公司的人力成本。

公司的制度不是很完善,有些制度在執行上也并不嚴格,其實根本上還是取決于老板個人。他會經常突然冒出一個想法,然后作為一項考核指標,要求當月進行考核。這讓大家很緊張,因為每增加一項指標,意味著,被扣分的項目就增加了。

我覺得創業公司根本上沒有考核,本質上是老板說了算,而且他的出發點大部分時候是壓縮成本。所謂的考核制度,只不過是一個幌子。就像周六我們要加班,平時下班了我們也不會到點就走,這并非因為大家想加班,而是因為老板就在你旁邊坐著。更多的實際考核標準,是沒有體現在考核制度里的。

內部外部都有競爭壓力,直屬領導評價十分重要
(張陽 | 騰訊員工)

騰訊沒有KPI,我們叫做OKR(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目標與關鍵成果法),現在貌似很多互聯網公司都這么叫,這種就是過程可追蹤,其實我覺得和KPI差不多,都是目標。

目前好像沒有什么嚴苛的考核制度,公司會有年中、年底兩次考核,一般就是直接領導打分。按照一定的比例,部門成員被打成1星、2星、3星、4星和5星,大家肯定都期望被打高星,因為得分和年終獎是掛鉤的,但高星肯定只是少數。

如果覺得自己分打低了,其實可以申訴,這點騰訊還是很開放、民主的。晉級、晉等和申訴有面試通道,由通道的組長、總監、總經理、助理總經理組成的面試團進行通道面試,面試也有一定淘汰率,不是去了就能有機會。這個我沒經歷過,具體不了解。

考核制度說是商量的,其實很多時候就是領導根據部門任務,進行分配,目標也是參考之前的表現,完不成就得分低,晉級晉等也就是高分的上,這也體現能者多勞、能者多得。

公司內部沒有抱團排擠的說法,不過感覺騰訊個體都比較獨立,沒有之前同事間關系緊密。



KPI壓力,來自內部和外部的都有。內部其實每個同事都很努力,很上進,執行力很強。外部,有很多競爭對手,有的同行做得很好,這樣我們就會有不小的壓力。

記得有一次加班,布置了一項緊急任務。周六下午布置的,周日就要,分給了2個人。周末連著通宵加白班,連軸轉了20多個小時。之前說騰訊這種大公司是養老院,我個人不怎么認同,當然不排除部分部門事少。

也想過辭職,但反過來想,其實到哪里都一樣。并且,騰訊是很規范的,制度、體系很完備,福利也還行。

工作節奏適應就好了,一年兩年就適應了,剛開始可能覺得壓力大,后面就習慣了,做好大公司的螺絲釘就好了。

在騰訊,覺得跟對領導太重要了,直屬領導決定你的晉升晉級和其他各項表現。如果領導喜歡你,不行也行,領導不喜歡你,行也不行。

企業文化成為壓榨員工的工具,表面功夫做得好就能得高分
(何非 | 某K12教培機構老師)

在公司層面,設置企業文化可能是為了讓團隊更凝聚更有目標感,但一旦放到業務層面,就成了一種無形的強迫,如果你不按照某種方式做,就會被扣上很多帽子,不管你的業績好不好。

我們公司的考核制度非常看重對企業文化的理解和落實,一共有四條,每一條都詳細拆分為五個層次,從個人層面到公司層面,每個層次還有三種表現,哪種表現該得幾分都列得清清楚楚,工作日常中的每一件事情都能對應到里面,來評判你工作做得好不好。

教培機構老師的業績一般考察“三率”,滿班率、續報率和退費率,根據所帶班級的情況按一個公式算出每個季度的評級,和收入掛鉤。但我們公司在考核時,文化占60%,業績只占40%,領導在多種場合表示過團隊里不要“野狗”,文化是第一位的,這個設計看似很完善,實際在工作中就成了一種高壓。

舉個例子,在公司某一條文化里有一點叫“每周主動與客戶接觸,踐行客戶親密度法則”,本來與學生和家長的溝通頻率、溝通方式和溝通對象應該由老師自己來決定,用以輔助教學效果,但在我們公司,中層主管隔三差五制定各種“提升親密度計劃”,要求每個老師必須在某個時間段和多少人用什么樣的形式溝通,還必須有記錄,比如微信截圖,市場部還回訪抽查,一旦被查到就是違反公司文化。



老師應該以教學為中心,提高自己教學水平,對學生因材施教,但我們把大量的精力浪費在了無效工作上,雖然每周只上幾節課,但課下花費的時間根本無法估算,而公司卻只付給了我們上課的課時費。

再比如,學部經常組織一些面診、考試之類的招生活動,要求老師參加,而且沒有報酬,但如果不參加就會影響課時費漲級等,即使這些工作不屬于我們的工作內容,對我們的工作也毫無影響,所以很多時候文化成了拿來要挾和壓榨老師的工具,這不是結果導向,而是逼著你每時每刻都要工作,或者假裝在工作。

上綱上線以后,所謂文化就變成了一種形式主義。

有些表面功夫做得很好的人,或者和中層主管關系很好的人,在文化上往往都能得高分,因為很多日常的表現都是沒有依據的,在這種考核制度下,團隊氛圍也變得很奇怪,同事之間不坦誠,在工作中要小心翼翼,不能被人抓住違反公司文化的把柄,被強迫著做很多無償工作,也有結黨營私和辦公室政治的風氣。

免費住宿舍,交換條件是周六集體加班
(周起衍 | 某新媒體企業員工)

我們是6個人的創始團隊,4個記者、1 個運營、1個老板,辦公地點在國貿,后來老板自己在河北香河縣簽了個工業園,非要讓我們集體搬到香河去住宿舍,然后統一坐班車去國貿上班。宿舍雖然讓我們免費住,但作為交換的條件是周六強制我們上班。

因為KPI定得很高,每個月大概要寫8篇深度稿,每篇要4500字,完成很耗時間。記者經常通宵寫稿寫到早上7、8點,完了還要準時去做10點的采訪。

完成績效有額外獎勵,但沒有人能完成,所以每個月的績效都要被扣。還好不用打卡,我有個也是做媒體的朋友,他們上下班都要打卡,早上過時打卡得扣50 ,過一分鐘都不行,下班忘記打卡又得50。有個月他有特殊情況,基本沒怎么出稿,但工資是跟稿件掛鉤的,那個月他甚至得擔心自己是不是要給公司倒貼錢。

不過我們除了稿件數量,績效評定也有挺多不合理的地方,比如還包括對被訪者的回訪,詢問他們記者的表現如何,都整成甲方乙方關系了。

創始人控制欲也很強,我們當時每周都要寫周報,寫得很具體,包括這一周選題做了哪些、什么時間采訪了誰、下周的任務是什么、預計完成時間等等。因為我們很忙,基本沒時間聚在一起,下班時間或者半夜開電話會議是經常的事。



而且老板自己有幾個資源群,也不準我們進去,需要采訪誰他來負責對接,我們的公眾號也不允許我們進后臺,就他自己在運營,負責運營的就是跑活動。

更奇葩的是,他常常住在辦公室里,洗漱用品基本都在辦公室,雖然我們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他也不和我們說,我們也不問,那時候就在為KPI發愁,也沒有時間去關注他。

雖然我們是第一批員工,但連社保都不交,合同也不簽,最后記者們和老板都鬧得很僵。當時因為畢業不久,其實都還比較單純,老板天天給我們畫餅,愿景很宏大,還分股權,被忽悠去的。三個月后我就離職了,當時的記者團隊也陸續散掉,現在這個號,也是做得半死不活的,繼續坑剛畢業的“小白”。

公眾號:燃財經
網賺論壇每天免費分享當今最流行的原創網賺項目,網賺教程,建站教程,SEO教程等等,是你學習網絡賺錢的第一選擇,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客服QQ/微信
279233914 周一至周日:09:00 - 22:00
十二年老品牌,學習網上創業賺錢,首先中賺網,值得信賴!

本站內容均為會員發表,并不代表中創網立場!
拒絕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發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相抵觸的言論!

信息產業部備案號 粵ICP備16121618號 粵公網安備 44078302000121號

小黑屋|網賺論壇|廣告服務|中賺網APP下載|手機版| 中賺網

GMT+8, 2019-12-12 16:03 , Processed in 0.071005 second(s), 27 queries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图 软件麻将怎么开挂 互联网赚钱心得 掌中彩网址 深圳手机批发商赚钱吗 单机捕鱼达人官方版 传销手游赚钱的吗 怎么在手机卖视频赚钱是真的吗 男人做什么生意最赚钱 搞代购的是怎么赚钱吗 国际赚钱谷歌广告语 大发娱乐网址 买家具赚钱不 聚爱财赚钱 51678金蟾捕鱼官网 梦幻带d5赚钱吗 井通钱包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