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號碼,快捷登錄

網賺論壇

快捷導航
查看: 20052|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大雜燴] 我是怎么被知識付費割走了上萬元

[復制鏈接]
1#
跳轉到指定樓層
發表于 2019-11-19 10:06:34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不管你是小有文字基礎的素人作者,甚至是一個字也不會寫的文盲,我都有能力幫你出書、出名。這在我的公號中,已經有諸多學員的成功案例可以給出答案。”

1/6
2018年12月底,我在手機上看到某文學興趣交流群的新消息,才想起前幾天自己竟然錯過了徐圓(化名)老師的一次分享,便趕緊往前翻來看。

分享是以語音形式呈現的,徐圓說自己曾經只是一個三線城市的小記者,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采訪了一位名人,便一發不可收拾,與數百位名人面對面。后來,依靠這些經歷和人脈,辭職開起了公司創業,為藝人寫書出書,其中有不少作品不僅銷量達到百萬級,而且還包攬各類獎項——而這些,也促使她踏足知識付費圈,想給更多人以出名的機會。

“有人覺得出書、出課、做個人IP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其實不然,這其中有許多旁人不甚了解的門道。我從2017年就開始打造出一門教人怎么出書出課的知識付費線下課程,至今已連辦十期,每期都有數十人參加,其中也不乏頂級名人和知名KOL。我還邀請了業內知名人士,為我量身打造課程所用的物料和PPT——我認為,不管你是小有文字基礎的素人作者,甚至是一個字也不會寫的文盲,我都有能力幫你出書、出名……感興趣的同學,可以分享結束后加我微信私聊。”

徐圓的聲音鏗鏘自信,不禁令我反觀起自己的經歷:18歲那年我來到北京,只身闖蕩5年有余。2017年,我接受了家鄉一位老師讓我參加自考提升學歷的建議,選擇了自己一心向往的漢語言文學專業,立志要成為一名作家。

這兩年,除了在自考網站上通過的半數科目外,我也終于順利簽約了國內某文學網站,這使我更加堅定了自己對文學事業的選擇。而想要成為一個作家,最直接的方式莫過于出一本屬于自己的書了。

聽完分享,我毫不猶豫地加了徐圓的微信。

在表示自己想要參加她的線上付費社群后,徐圓很快就發了一條微信推文鏈接給我,說:“報名方式在這里。”我把2000塊“社群費”轉給了她,想起她之前說的,“要對別人分享的有益內容懂得感恩”,又順帶多轉了一個88元的紅包。

收了錢后,她告知我,元旦前后就拉群。

過去,我也曾參加過不少付費課和社群,在我看來,徐圓不像某些廉價社群組織者那樣放下身段拉攏學員,而是始終保持著一股高冷的氣質——但既然推文里總有那么多大咖老師都推薦她,想必一定是有真才實學的吧。

隨手打開她的朋友圈,我這才發現,原來一個月前我曾與她有過一面之緣。當時,在某位微博知名博主線下分享會上,徐圓和我一樣都是觀眾。

那場分享會結束前,主持人邀請現場觀眾提問,坐在前排的徐圓踴躍地舉起了手。接過話筒,徐圓卻并沒有提問,而是先感謝了這場分享會的主角,隨后就講起了自己的經歷,“我是2016年來北京創業的,也曾擔任過簽約作者的經紀人,手下簽了不少優質的作者。剛才聽了您的分享,幾年前的那段痛苦經歷又浮現在我的眼前。那時我人生地不熟,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我是您的第一批訂閱用戶,您開設的明星經紀人欄目里的文章,幾乎每篇我都讀過,每回讀到情深處,想起自己的經歷,眼淚都呼之欲出……”

說著,幾滴淚水就要奪眶而出,她趕忙伸手去擦。

“不過,一切都過去了,”很快,她臉上又重新露出孩童般的笑容,“我還帶了您的新書,一會想麻煩您給我簽個名。”說完她坐了下來。會場頓時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這些掌聲仿佛像是送給一對久別重逢的舊人那樣,無比真實可貴。

我對徐圓的信任又增加了不少。

2/6
元旦前兩天,微信群拉起來了。群里大概有30多位同學,從個人介紹來看,大都是一些企業高管、互聯網轉型者和個人創業者。

“這是我的首個個人品牌線上社群,對于無條件信任我的同學,我都會給予特別的優待。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會給每位同學送出一本我親手策劃的暢銷書。也希望在未來的這3個月里,我們彼此能夠愉快地共度每一個分享的時光。”

開課第一天晚上,徐圓就講了1個小時多。之后又規定,群里每周分享3次,每次半小時。根據學員們的需要,還會設置固定的分享主題,內容涉及——個人品牌打造、圖書出版、線上課程的制作與宣發、個人形象塑造、寫作和演講等等。除此之外,還會時不時還穿插幾期特邀知名電臺主持人、演講教練、互聯網公司高管的友情分享。

其實,分享大多是些個人經歷和故事,其實于我而言,并沒任何實質性的幫助。但聽著這些“圈內”事,我總覺得自己能靠夢想更近一點。所以,每到徐圓社群分享的時間,我都會像一只等待被投喂的雛鳥一樣守候在手機旁。

每次課程結束,徐圓會留下一道思考題讓我們回答,比如:“說說你每天上下班的通勤時間是多長,業余時間都是如何規劃的?”“如果重返大學,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是什么。”每個問題我都會盡心作答,一方面是想讓她對我有更深入的了解,收到來自她的肯定和指導,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盡可能地展現自己,和社群里的小伙伴們搞好關系。

當然,我問徐圓的問題,她也會給出建議。比如,我問她自己能不能寫一本像《生活需要儀式感》那樣的書,她就回答我:“近兩年,雞湯書市場已不如前幾年那么火熱,這是需要時機和運氣的。不過就算你打算出雞湯書,也不可以單純模仿別人,而要有自己的內容,別人寫的不一定比你好。沒有一本暢銷書是全靠模仿來取勝的。”當時的我,雖依舊不知從何著手,但還是覺得收益頗大。

臨近春節,徐圓讓我們寫寫這一個月自己的進步和開始實踐的事情,“最讓我滿意的兩位,我會贈送從西班牙帶回來的神秘禮物喲。”

大家都很積極,我也不甘落后——“在過去這一個多月里,我變得對自己更加有信心了,從前不相信自己能完成的事情,開始變得敢于相信了。我感覺自己慢慢養成了戰略規劃的思維,格局也比以前更加開闊了……”

寫完這一大堆發到群里以后,我覺得自己似乎真的開始擁有“精英思維”了。

最終,我真的得到了禮物。她說,她獎勵的不是最強的人,而是在相同起點上,進步最大的人。禮物倒也不算神秘,就是一個魔方,但我卻覺得,這是我收到過的最好的新年禮物。

很快,徐圓又在公眾號推出了線下私房課的宣傳,雖然僅一天半的課程價格就要1萬元,但我還是心動了——線上課程我已收獲良多,那線下私房課應該會有更實質的內容了。而且,徐圓還承諾會向私房課學員推薦優質文化傳媒公司、出版社和影視公司的資源等,這完全就是一個能夠圓了我出書夢的理想課程啊!

更何況,在推文里,一眾大學教授到節目主持人、公司總裁都在為徐圓賣力推薦。我沒猶豫太久,便聯系徐圓,說自己打算報名,加上5000元一次的“書店私塾課”,還可以優惠1000元。徐圓回復很快,說我是社群優秀學員,可以再優惠1000。我便馬上轉了13000元的學費給她。

徐圓又說,她3月的私房課還缺一名助教,想邀請我來擔任,我開心極了。我懷抱著強烈的期待,一度認為,不管對方說什么都覺得是對的。不管對方讓自己做什么事,只要是力所能及的,都愿意為她去做。

3/6
3月初,徐圓說想在線上社群結束前和群里的小伙伴們熟絡一下,請大家打卡網紅景點和吃大餐,也當作大家對她支持的一個回饋。最后應允來聚會的不多,包括徐圓在內只有8人,有幾個是外地的同學。徐圓便把集合地點定到了故宮,并要求大家都穿紅色元素的衣服,我為此專門新買了一件紅襯衣。

聚會當天,徐圓發消息問我到哪一站,我發現彼此只差兩站地,便約定10分鐘后在天安門東站A口匯合。

“咱們來晚了。”一出站,就有聲音從身后傳來,我立刻認出是徐圓。她穿著一件大紅色的外衣,嘴唇抹著深紅色口紅,“這是我給學員們準備的禮物,有旺仔牛奶,還有綠茶和紅棗茶。”說著她便把零食遞到我手中。

我們一路從地鐵站走到天安門廣場安檢機,徐圓問我這段時間有沒有寫出什么新作品,我說還沒想好寫什么。她便讓我多努力,說3月底的線下課會邀請影視公司高管來分享,到時攛掇我們認識,有好作品可以介紹給他幫忙開發,我趕忙向她道謝。

此次聚會里有3個男生,個子最高的男生叫之遠,是某家設計公司的高管,業余攝影愛好者,也是我們今天Vlog的攝影師。同行的還有徐圓多年的忠實粉絲小清、餐廳管家Julia等。

游完故宮后,我們又在三里屯一家餐廳吃晚飯。晚飯期間,又有一位加入了我們,徐圓介紹說,他叫許州,是北京某互聯網公司的高管,也是她之前一期線下私房課的學員,“這次線下見面會是為了答謝各位對我的支持,好不容易聚一次,大家可以暢所欲言,不用拘束。”

“我認識徐圓老師很多年了,我的新書不出意外的話,應該馬上也能出來了。只是合同方面出了些問題。”許州立刻說。

“我早就告訴過你不要去那家出版社了你還去。他們的辦事風格就是這樣的,一邊讓你改稿子,一邊還拖著不給你簽合同,到時候有的是你好受的,你還是抓緊換一家出版公司吧。”徐圓顯得非常老道。

“等我回去好好梳理一下。”

“你們記得借鑒一下許州老師的反面教材,”徐圓又轉過來對我們說,“在選擇出版社的時候一定要多加注意。不要選那些牛頭不對馬嘴的出版社。”

席間,徐圓聊到她以前為一位幣圈大佬寫書的經歷,以及她和一些出版商打交道時發生的故事,恍惚間,我生出一個“邪惡”的想法——這次聚會,會不會是徐圓借此想讓更多人報名私房課,而故意為之的呢。當然,這個念頭很快就在推杯換盞中消失了。

“從前我還是個窮記者的時候,去出版社辦事好聲好氣沒人搭理,等我花了好幾萬在香港置辦了幾套風衣,出版社的小姑娘跟換了個人似的,馬上對我客客氣氣的,”徐圓說著,眼里滿是揚眉吐氣的架勢,“一些小鮮肉作者也更受小姑娘們的待見,把作者捧紅以后近水樓臺先得月,說不定還能和作者結成連理,這對她們來說也是一股不小的誘惑啊……”

幾乎整晚都是徐圓的獨角戲,我卻聽得很盡興,仿佛自己也跟著看透了出版圈的本質。

聚餐結束后,徐圓專門私下里問我買襯衣花了多少錢,說要幫我出,“希望3月底線下私房課上,你可以穿著這件紅襯衣去給我當助教。”

我說這衣服自己平日也可以穿。但拗不過她,只好收下她發來的紅包。

4/6
3月底,徐圓私房課開課的前一天,我下班后花了1個多小時趕到位于朝陽區一個文化創意園的開課地點,幫忙調試PPT。

見我拿出的是一臺蘋果電腦,徐圓拍拍我的肩膀,“沒想到你還挺有錢。” 我沒告訴她,這是特意找朋友借的——畢竟來的都是有層次的人——我的電腦太舊,實在拿不出手。

隨后,我拿出一罐茶葉送給徐圓,茶葉是家里伯母家自己炒的,茶葉罐則是我從網上淘的景德鎮的陶瓷。“這茶葉罐真漂亮,茶喝完,還可以用來插花。明天上課期間有10分鐘茶歇,你就拿著這個茶葉款待學員們,說是你的家鄉特產,相信大家對你的印象會更加深刻。”

調試完PPT,擺好上課要用到的巴黎水、無印良品筆記本和水筆,還有每個學員各自不同的席位牌,我和徐圓才一起往地鐵走去。

第二天,我早早到了上課地點,檢查完設備。過了一會兒,徐圓就穿著那件大紅色外套,腳踩平底鞋,姍姍趕來。離上課還有點時間,她坐在吧臺前,和店員聊起她過年去西班牙旅游的趣聞。

這期間,另外5名私房課學員陸續到齊,有企業家、投資人,還有小有名氣的網紅,明顯比上次故宮游玩的學員高了一個檔次。

上午9點,課程準時開始。

“有人以為出書就只是為了出書,其實不然——我們出書是為了后面出課、品牌宣傳、個人品牌打造服務,瞄準的是背后幾十萬上百萬的收益——眼前為出書付出的區區幾萬、十幾萬的代價真的算不上什么。

“曾經有些學員來,為的就是抄襲我的課程。還有的甚至向別人收了十幾萬的費用,聲稱可以幫人出書,最終都是有去無回的割韭菜騙局。而我的課程和他們是不一樣的,我不會向你們收取高昂的出書費,最多是幫你們跟出版社牽線搭橋,是要教會你們出書的全部流程和傳授一套完整的寫作心法。

“本課程只給大家打通出版全流程,并不承諾一定能出書。雖然我這里也有出版全套服務,包括代寫、宣發、拿獎等整個流程,不過就不是這個價了,至少也要十幾萬以上,而且一般只對大客戶開放。鑒于本課程的私密性,請大家在上課過程中關閉手機,發現私自錄音、偷課者,按照法律流程來處理。”

第一天,徐圓絕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講一些線上課程已經講過的、換湯不換藥的故事。所謂的寫作方法、發布會的舉辦、作品的宣發,都只是這些故事里元素而已。我心里難免有些打鼓,但既來之則安之,只能期待后面的課程會有干貨。

餐歇的時候,徐圓和幾個學員坐在教室外的休息區一邊吃飯一邊聊天。

“有一次我去深圳開私房課,H也來了,他本來就是以辦雞湯社群忽悠人來上課為生的,后來上完我的課,回去就把我的課給盜了,拿去給別人上課收費,類似的人還不止他一個。上周我社群里一個學員來找我咨詢,原本約定好只聊2個小時,結果她不但遲到半個小時,還和我整整聊了3個多小時。我好心幫她梳理出書流程,給她建議,最后她竟然上平臺抹黑我。你們說說,這是什么人什么心態!”

“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不要讓一些小人破壞了自己的好心情。”

“老師的經歷好豐富,這些都能寫成一部小說了吧?”學員們紛紛應和她。

第二天上午,徐圓邀請了一位影視公司高管來客串分享,講了近年來影視行業的發展動向、熱門作品的生產和宣發,還有從上世紀末開始侃到今日的信息傳播方式的更迭。聽的時候挺熱鬧,可聽完后,我深深覺得自己就是聽個熱鬧,畢竟作品走到影視化,還有很長一段路。

這天下午便是“書店私塾課”——就是徐圓帶我們去書店翻看實體書,美名其曰“實地教學”。

她先是帶著我們把整個書店逛了一圈,翻了翻書籍的封面和內文排版,指給我們看哪些才算作精美。一圈逛完,也就半個多小時,之后就是一對一聊天。可以就自己具體的出版和個人品牌方面的問題向她發問,但每人只有20分鐘。

輪到我時,她說:“你的問題還是出在作品上吧?”她拿著我打印出來的作品瞟了兩眼說,“這些都是散文,根本看不出你的寫作能力。首先,你得先有作品,然后就有三條路徑——第一條就是走專家路線,像寫《繁花》的金宇澄老師那樣,一生只寫一部書,然后一炮而紅;或者是去投稿,再不行就是自費出書。不過這第三條你得先問問你自己,為出書這件事投入那么多金錢值得嗎?”

“最后一條可能不太適合我吧?”我小聲問。

“那就只有前面那兩條路徑可以供你選擇了。”

20分鐘過得飛快,整個過程幾乎都是我在陳述自己的情況,她在一邊聽著,如此就是5000元。而此前推文里承諾的推薦出版資源,徐圓到最后也沒兌現。

我心里暗暗有些失望,也只能安慰自己,既然已經花了這么多錢,還是要維系住徐圓這個人脈的,我相信自己好好努力,到時候再麻煩她幫上一把,出書肯定還是有希望的。

晚上大家一起吃晚飯,內容還是和之前一樣,不過是聊些圈里圈外的趣聞和八卦。回家的路上,徐圓信誓旦旦地給我說,等我哪天出了書,就來幫我站臺當主持人。我狠狠地點了點頭。隨后她提出希望我5月幫她擔任線下私房課助教的事情。我沒有立即答應。

地鐵上,我無意中問起,昨天她說抹黑她的社群學員是不是李雪,徐圓便問我怎么知道是她。

我說:“我上那個知識付費平臺看了你的學員最新評論,發現有條是她寫的。她說整個咨詢過程,都是你在向她問問題。”

“你說這人臉皮也太厚了,當初社群剛開始時,還是她抱著我大腿說‘老師你好厲害’,沒想到等社群快結束了,才給我來這么一出,就算我這時想要踢她出群、退錢給她也來不及了。”

5/6
4月上旬的某天,徐圓籠統地梳理了一遍自己這段時間里講過的一些內容,大體上就是關于如何成為一個成功IP的方法,還有那些多次敘述、略帶煽情的故事,然后就宣布該群解散——這也是為期99天的線上社群約定好的時間。

幾分鐘以后,我看見群里人數減少了十幾個,而自己依然還在群內。

又過了幾分鐘以后,我聽見徐圓發語音說:“社群承諾交付的內容我已經全數交付,剛剛我移除了這段時間內群里一些可疑的人,有些是說話陰陽怪氣的,還有的是背后騷擾我、打擾我正常工作的人,現在依然留在群里的,是我們彼此相互信任的人,這些內容就當作是我加餐送給你們的。”

我點開群成員看了一下,發現李雪已不在群內了。

而徐圓所謂的“贈送的內容”,不過是發牢騷講了自己曾經出于好心幫助別人,卻反被人欺騙的故事。末了,徐圓又說,“永遠不要輕信他人,有時候善意的對待,反倒會成為對方拿來威脅自己的毒鴆。”

社群就這樣原地解散了。

線上社群和線下私房課里的朋友我倒也加過幾個,都沒什么往來,只在朋友圈里偶爾還看到徐圓與私房課上的兩三位女企業家時有互動,互相點贊,或是約出書咨詢或是約火鍋。并沒有聽說有誰出書的消息。

而徐圓早在1月份時在社群里許諾,今年4月份會出一本自己的書。社群解散那晚,徐圓也給我發了一條“下期社群減免1000元外加贈送一本她的書”,不過直到5月,也不見新書出來。

不過,有一次,我倒看到徐圓發了一條自己私房課學員成功出書的朋友圈。我買來那本書,并順藤摸瓜找到了書脊上印著的那家文化傳媒公司,發現那是一家幫人自費出版的公司——自費出版的每本書按照書號的不同級別、印數、紙張的不同材質劃分層級,每本書定價1萬到3萬元不等。

我深知,照這樣價格印制的書籍,就算印刷精美,沒有推廣營銷,根本賣不掉,拉回家里也只是一堆廢紙。況且這僅僅是明面上的報價,要加上雜七雜八的費用,也不止這個數。

我順手加了網站上貼的那家公司許老板的二維碼,點進他的朋友圈看了看,許多條詢問“即將出版的書籍A/B封面哪個更好看”的朋友圈底下,都有徐圓熱情洋溢的評論。

這一瞬間打翻了我之前對徐圓在推文中聲稱“推薦優質出版商”服務的設想——我以為她會為我們對接知名文化傳媒公司和優質出版公司,沒想到卻是雞肋的自費出版商——而且,這很可能變相成為徐圓“兩頭吃”的方式。

但我轉而又想,或許這種方式對于素人作者來說不無可能。而徐圓和我一直形同朋友,我相信她到時候一定不會坑我,說不定真會介紹更好的資源呢。

6/6
4月底,我在文學網站上發表的作品集合成電子書在亞馬遜上架了,徐圓發了一條祝賀的朋友圈,大意是我作為她的社群和線下私房課學員有所成績,她感到很驕傲,并答應支持我100本電子書。想要購買的人可以下單以后找她報銷。我發了一個紅包給她,可是她拒收了,說這不過是朋友之間相互幫襯而已。

隨后她又問我,5月私房課能否幫忙擔任助教的事情。

我原本周六也要上班,又想那些課畢竟也都聽過,就告知她只能去周日一天,并表示可以借蘋果電腦給她。之前聽她說起,她的電腦是小米的,只是用來玩游戲。不知是我哪句話沒說對,她沒再回復我。

直到五一節,她又約我和之前社群的女生小清一起聚餐,我便邀一位朋友一同前往,見到徐圓后,她也沒提讓我幫忙做助教的事兒,只是說話一直有些頤指氣使,讓我朋友倍覺不爽,私下給我嘀咕,我反而還要安慰朋友。話雖這樣說,但我也能感覺徐圓對我的態度在慢慢發生變化。

那天吃飯,徐圓問我:“你們聽說那個在北京每月只花700元的活動了嗎?我感覺我做不到。”

“我可以啊,我上個月差不多就只花了那么多。”我忽然想到自己上個月節約開支的成果。

“那不是得今天吃豆芽,明天燉豆腐,超市買塊肉來,想煮多少切一小塊下來,然后剩下的放到冰箱里凍著,分好幾頓來吃?”我似乎看見徐圓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嫌惡的神情,我感到自己說錯了什么似的,低下頭紅著臉不說話。

小清是徐圓的跟班,一直待業在家,大多數時間都在幫徐圓打理新社群。

“想要一個月能掙2萬,就得付出更多的努力,是吧,小清?”徐圓轉頭問,小清就邊笑著點頭,邊翻著烤肉。“我以前沒想過做分銷,可是如果不做分銷的話,我的社群項目就維持不了多久。如果新社群改成滾動招收學員,就可以有源源不斷的學生進來。我持續輸出內容,社群就一直存在著,想加入的人可以隨時加入,到期可以選擇退出或續費繼續學習,這樣就省得每期都開新社群招新學員。而你每邀請一個學員,就可以獲得三分之一的傭金,一個月輕輕松松就能多掙幾千塊,何樂而不為呢?”

原來徐圓還是希望我做助理,“可銷售不是我的強項啊。”我回復她。

“你可以邀請你身邊的人來加入啊。你想想,如果連你身邊的人都不信任你和你推薦的產品,那還有誰愿意相信你呢?我不像一些沒有良心的老師,坑騙學員十幾萬來出書,最后還要讓他們來幫著騙別人。”

聽徐圓這么一說,我便在心里慶幸,自己并沒有那么多錢可以讓人騙。

我旋即想起此前她朋友圈推薦過出新書的私房課學員,我問她這位學員的書是不是許老板出的,她就問我是怎么知道的。

“有次我在網上搜出書,結果跳出一個自費出書的網站,我看見首頁有你發的那本書,還有你之前公號里宣傳的成功案例。”徐圓臉色略變,“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個許老板口碑太差,后面推薦的幾位學員去了他那,都被他宰了,就沒再跟他合作了。”

徐圓答得沒什么毛病,但我心里又多了一層迷霧。

5月底,徐圓說想約我社群里的Julia再一起聊聊幫她運營新社群的事情。飯局一開始,徐圓就對Julia發起了靈魂拷問,“如果要你推薦我的社群,你會選擇在哪里?”

“知乎或者是貼吧?”

“一些名人發廣告都不見得有人理睬的平臺,你說你要在上面幫我賣課?這也太異想天開了吧?”

Julia的表情頓時僵住了。

徐圓轉而問我,“你對一些文學興趣群比較熟悉,要是讓你幫忙在群里推課你愿意嗎?”

“可能我得先征詢一下人家的同意吧。”

“以我的能力和人脈,還根本輪不到你們去幫忙打點關系。但要是這點小事情都做不好,還想來我社群當助理,免費聽課的話,那不是等于白拿嗎?今天就先這樣吧,我和小清還要回去忙新社群的事,烤肉的錢我已經付過,你們可以吃完再走。”說完,徐圓就拉著小清起身離去,留下我和Julia一臉茫然。

“不知道她什么意思,要人幫忙,還對人還那副態度,好像我們倆欠她似的。”

“可能我倆沒通過她的‘考驗’吧。”我也不知如何回答,但倒也像舒了一口氣。腦海里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切,就像是徐圓自導自演的一場鬧劇。

但我已經沒機會驗證了。因為那一次,是我最后一次見到徐圓。6月初,因在朋友圈里很長一段時間沒看見徐圓的消息,我搜了她的微信名,點進去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拉黑了。

后記
7月底,我在徐圓的公號上看最新的推文,跟以前的文章沒太大區別,這是宣傳她在即將舉辦的“上海書展私房課”,1天收費6000元,內容說是帶大家實地觀摩作家發布會、了解最新的出版動向和出版全流程——我知道,應該也就是翻下書封和內頁排版。

后來,我在徐圓的公號推文里看到她曬出的私房課照片,有徐圓和十幾個學員一起上課的合照,很難想象這樣一門昂貴而無實質價值的課程,竟然還有這么多人擠破了頭報名去參加——雖然我也曾經是其中一員。

或許同樣的東西不斷變著花樣來,也能忽悠到不同的人上鉤吧。可能大多數人到了最后,既不會寫書也不會出書,甚至連堅持寫作都是一種設想,這些白白掏出去的錢,卻也不會再回來了。

而對于我來說,奮斗多年辛苦掙來的血汗錢打了水漂,心中對于文學的夢想、對于出書的一廂情愿也隨之一并流產。

回頭看來,過去的我,可能真的會像羅振宇說的那樣,想要“終身學習”——不管有用沒用,先學再說。可事實卻是,到了今天,市場上所謂“知識付費”的課程多真假難辨,水分嚴重。付出了大量時間和金錢,最終收效難以估量不說,反倒更容易陷入被反復收割智商稅的怪圈。

這片我本以為神圣的土壤,越發骯臟不堪了。

作者:彼岸 來源: 人間theLivings
網賺論壇每天免費分享當今最流行的原創網賺項目,網賺教程,建站教程,SEO教程等等,是你學習網絡賺錢的第一選擇,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客服QQ/微信
279233914 周一至周日:09:00 - 22:00
十二年老品牌,學習網上創業賺錢,首先中賺網,值得信賴!

本站內容均為會員發表,并不代表中創網立場!
拒絕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發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相抵觸的言論!

信息產業部備案號 粵ICP備16121618號 粵公網安備 44078302000121號

小黑屋|網賺論壇|廣告服務|中賺網APP下載|手機版| 中賺網

GMT+8, 2019-12-6 20:30 , Processed in 0.114630 second(s), 27 queries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图 别人说赚钱辛苦为什么我体会不到 年轻人赚钱还是学习 彩票巴巴首页 用a6赚钱 彩票2元网苹果 主播比老板还赚钱 全民麻将群 那款电脑游戏能赚钱 无花百搭麻将下载 柳树下面适合种啥最赚钱 卖烧纸怎样才能赚钱 共享单车赚钱靠押金赚利息 教师退休后赚钱 做洗化日化生产怎么样 赚钱吗 在家带做点什么能赚钱的工作 捕鱼大富翁3d